耶格

市井游侠

海坨野外:生风的八九点钟太阳

发布了长文章:海坨野外:生风的八九点钟太阳

点击查看

如果我是导演,想拍两清之人阔别重逢的画面。我会让自己重新出现在你家门口,然后拍你见到我的第一秒。你先是意外,再是怜惜,接着想回避这个事实,不愿让自己再次陷入轮回的魔咒。于是你,无法推开我让我走远,也无法潇洒地迎我进门。我就想要那幅画:两厢僵持,进退维艰。并且,我从头至尾都不用出现,我是镜头,是眼眸,是暗潮翻涌,是你矛盾之源。最后,我要为这幅画命名,“最后我们会了个面,然后就离开了”。


特别喜欢电影里的一段,是在麦克斯和托马斯一起爬到屋顶,“感受生命的冷暖、荣耀以及它所散发出来的力量”的时候,麦克斯说的:

“你所做的一切并非一点用处都没有,汤姆。我想石器时代的时候,我们的祖先每到夜晚,都会围在火堆旁边。狼在黑夜里嚎叫,好像随时会从周围的草丛里蹦出来。这时候就会有一个人开始讲话,他会讲一个故事,这样大家就不会害怕了。”

“You are not frivolous, Tom. I think back in the caveman days, our ancestors would huddle around the fire at night and wolves woulb be...

午夜城

天空真的是从殷红色变成靛青的,最后才是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乌。我就是在这时相信会有一座午夜城的:迷离月影是门关的暗锁,层层浓雾是岱山的帷帘,只有夜来香的芳才能成为整座城市的香火。还有森林,森林通过地下蔓延的根系大声交流,偶尔托夜行的飞鸟传私信耳语。再也没有人谈论在冷静的悲苦之中征服我们的苦病了。而你也拿出在上一个午夜城纪元里完成的作业,告诉我说其实我并不孤单,幸福与安宁就是应该像这样结缘。


你说没有关系,我没有失去什么。它们只是像心里的大海,有时候会结成冰动不了。说着你跳了起来,我本以为你在驱赶蝇虫或者拨弄柳枝。但你告诉我你是在把阳光织成辫子,等到去我心上再把它们解开,给海融冰取暖。

© 耶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