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格

兑饮千秋 及时行乐

影片的表达不像它的题材那么凛冽、凶狠,全程很克制,连台词和背景乐都罕有。这种做法很精明,不是用情感上的刻奇来将人卷入,而是将人沉默地领到最后的审判。这是给我们每个人的沉思,也是给当事人的尊重。

电影是昨天在北京MOMA BC看的,7月22日。7月22日我经历过两次别离,一次死别,一次生离。每一次的发生,实际上都在这天的很久之前,但总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刑,才能在这天平静地穿上寿衣。想到电影的吻合,我觉得有些晕眩,好像最后也从镜子里看见了故人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耶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