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绔

兑饮千秋 及时行乐

这个城市像一个有着华丽遮罩的空箱子,居徒四壁。我站在这空旷之地的中心,沿着不同方向画圈。日久而长地,我残缺的意志、轻薄的渴盼和闪现的贪求,都被它轻悄悄地捎携了去——巨大的虚空是一种引力,我连烦恼都不再有了。

但现在,我每天还有很多新鲜的时间,我把它荡起来,再看它沉下去,连一颗尘土都不会扬起。它干净又隐蔽地躲过了所有诘问。等它再得意着神情显现的时候,就开始在我身边纷绕,螺旋着铸起一个无形之网将我藏匿,让我不被虚空发现,让我融合,省下了我再额外遮掩的力气。


可我不想失形,不想缺席;不想在无人等待的地方衰老;不想在无所事事地闲逛中,成为一个接收影像的镜子。

能不能带我走,别让这个城市淹没我。






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陈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