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格

兑饮千秋 及时行乐

午夜城

天空真的是从殷红色变成靛青的,最后才是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乌。我就是在这时相信会有一座午夜城的:迷离月影是门关的暗锁,层层浓雾是岱山的帷帘,只有夜来香的芳才能成为整座城市的香火。还有森林,森林通过地下蔓延的根系大声交流,偶尔托夜行的飞鸟传私信耳语。再也没有人谈论在冷静的悲苦之中征服我们的苦病了。而你也拿出在上一个午夜城纪元里完成的作业,告诉我说其实我并不孤单,幸福与安宁就是应该像这样结缘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耶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