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格

兑饮千秋 及时行乐

如果我是导演,想拍两清之人阔别重逢的画面。我会让自己重新出现在你家门口,然后拍你见到我的第一秒。你先是意外,再是怜惜,接着想回避这个事实,不愿让自己再次陷入轮回的魔咒。于是你,无法推开我让我走远,也无法潇洒地迎我进门。我就想要那幅画:两厢僵持,进退维艰。并且,我从头至尾都不用出现,我是镜头,是眼眸,是暗潮翻涌,是你矛盾之源。最后,我要为这幅画命名,“最后我们会了个面,然后就离开了”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 )

© 耶格 | Powered by LOFTER